政策助推下,Web3如何复刻互联网辉煌?

okx learn
欧易
2022.03.15

更多行业动态,欢迎进入首页新手学院行业热点版块查阅

快捷入口:行业热点

90年代是美国互联网最辉煌、发展最迅速的年代。

这得益于三驾马车的强力拉动,即万维网和浏览器的出现、克林顿政府战略性的政策引导,以及风险投资的疯狂加持。在这三级火箭持续不断的强力助推下,谱写了迄今为止人类科技发展史上最富想象力的传奇历程。

如果说万维网和浏览器、风险投资的疯狂加持只是技术进步的必然结果,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么克林顿政府战略性的政策引导,则是政府通过制定政策,以合乎技术发展趋势的顺水推舟与保驾护航。三者缺一不可。

那么克林顿政府政策是如何助推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近期,美国州政府正通过符合Web3发展的政策。例如,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将出台支持区块链和Web3技术发展的相关政策。而Web3政策现状如何?能否在政策助推下复刻互联网辉煌?

1、政策助推下互联网的辉煌时刻

1999年,由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编著的《资助革命:政府对计算研究的支持》一书,将互联网的发展划分为4个阶段:早期阶段(1960-1970)、阿帕网(ARPANET)扩展阶段(1970-1980)、NSFNET阶段(1980-1990),以及Web的兴起阶段(1990-当下)。

互联网四个阶段的发展过程中,每个过程都少不了美国政府的影子,尤其是以20世纪90年代之后,政府部门的政策支持对美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1991年12月1日,由参议员戈尔起草的《高性能计算与通讯法案》在美国国会通过,此法案即史上闻名的《戈尔法案》,法案拨款6亿美元推动美国互联网的发展。1992年11月3日,比尔·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戈尔成为副总统,戈尔对于互联网的梦想显然打动了年轻的克林顿。1993年9月,美国克林顿政府发布“国家信息基础设施行动计划”,支持发展信息产业,推动互联网普及,为美国数字经济发展奠定基础。总统与副总统共同号召加快国家信息高速路的建设。

1994年1月,副总统戈尔为当年的《互联网指导大纲》撰写序言,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通过国家互联网举办互动式新闻发布会的美国副总统。在政策拉动下,北美、欧洲和东亚地区都迎来了网络建设的高潮,1994年被称为“国际网络年”。

在政策的强力保障下,互联网世界迎来了黄金发展期。1994年,互联网商业化浪潮最具标志性的Netscape诞生。同年,微软为Windows 95创建了一个Web浏览器。也是在这一年,斯坦福大学的两名电气工程系的研究生杨致远(Jerry Yang)和David Filo创建了雅虎(Yahoo!),1995年3月组建公司,全球第一门户由此起步。1995年8月9日网景公司IPO为标志,作为互联网商业化热潮的起点……

此后,雅虎(Yahoo)等一大批互联网公司诞生并飞速成长,开启了互联网经济的繁荣,成功拉动美国经济增长,为美国科技界此后二十年的繁荣奠定基础。

虽然美国互联网在2000年科技股泡沫破灭中损失惨重,但在小布什政府对互联网等新经济的支持下,连续出台多项法案,推行减税政策并加强对企业研发的支持,互联网的基本制度环境依然良好。科技股泡沫破灭后诞生了Facebook/Twitter等一批优秀的互联网企业,Google、甲骨文等公司也在这一时期快速发展。

2018年,特朗普政府又颁布了《国家网络战略》等国家战略规划,明确了维持美国在科技生态系统与网络空间发展中的影响力的战略目标。

由此可见,即便互联是计算机科学发展的必然产物,但在大规模应用之前,仍然需要来自政府部门强有力的政策保障。由此可以推测,Web3发展过程中也将遵循这一规律。不过区块链本身去中心化属性与金融属性,必然带来监管难度大、风险高等问题。

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部门“放弃治疗”,相反,政府部门正在监管与规范的道路上不断摸索。

2、Web3世界的监管探索

2021年10月份,顶级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a16z)的几位高管前往华盛顿特区,向国会山和白宫的领导人解释他们应该监管下一代互联网(Web3)的原因。

a16z认为,敦促政策制定者为这些技术制定一项国家战略,根据不同类型产品的风险确定适当的监管规定,并考虑跨机构合作,而并非只是由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进行监管。

a16z的游说对象包括身居白宫、行政机构、监管机构、众议院和参议院等政府部门的高层。并让政府高层决策者明白Web3的真正含义——一组包括区块链、加密协议、数字资产、去中心化金融和社交平台的技术。

a16z的全球政策主管Tomicah Tillemann认为,总有一天,成立一个新的机构来管理这类崭露头角的技术是有意义的。

Tillemann表示,“在决定一个国家在21世纪的长期成功方面,可能没有什么领域比数字基础设施的质量更重要了。”他还认为,“现在的美国,不仅正在输掉这场竞争,而且也不清楚我们的许多政策制定者是否意识到竞争正在进行。”

在此后的2021年12月8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Committee on Financial Services)举行了长达5个小时的“数字资产和金融的未来:了解美国金融创新的挑战和利益”为题的听证会。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最积极、最具建设性、两党参与度最高的一次美国众议院的加密金融听证会。

听证会上,a16z政策主管Tomicah Tilleman表示:“这是国会议员首次使用委员会全体听证会这个平台来强调Web 3是互联网的未来。这是关于去中心化技术的全国性讨论的一个历史性转折点。 你也看到委员会成员承认Web3平台有潜力解决许多他们关心的问题,包括汇款和金融普惠。迄今为止,所有与会者的语气都是合理和建设性的。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此外,围绕Web3的政策制定也不是没有进展。

今年3月12日,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将出台支持区块链和Web3技术发展的相关政策,德州奥斯汀市长已经指示城市经理帮助创造一个有利的政府和社区环境,支持区块链和Web3等新技术的创建。

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市长Steve Adler提出了两项新举措,完全接受区块链技术和加密支付为城市发展带来裨益。阿德勒市长市长在推特上表示,奥斯汀很高兴支持将Web3、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承诺变为现实的企业和创新。

2月16日,纽交所在本月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交的一份监管文件被公开。它希望建立一个“加密货币与NFT交易所”,并与OpenSea等Web3公司竞争。

虽然,这一切所谓的监管动作,无法与上世纪90年代初互联网爆发前夕,美国总统级别的政策助力与财政支持相比,这恰恰说明Web3发展处于萌芽阶段。

至少,这个阶段,我们明确定义了什么是Web3。

而早在2006年,当人们问及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什么是Web3时,他说,“人们不停地询问Web3是什么,我认为当SVG在Web2的基础上大面积使用——所有东西都起波纹、被折叠并且看起来没有菱角——以及一整张语义网涵盖着大量的数据,你就可以访问这难以置信的数据资源。”

在同一时间,当人们问及Netflix创始人Reed Hastings,他阐述了定义Web术语的简单公式:

“Web1是拨号上网,50K平均带宽,Web2是1M平均带宽,那Web3就该是10M带宽,全影像的网络,这才感觉像Web3。”

现在看来,Web3绝不是网速更快一点的Web2,也不是数据容量更大的网络,而是基于全新架构的价值互联网。最后,Web3在政策助推下能否复刻互联网辉煌?我们拭目以待。